欢迎访问:狼人综合 一人伊人-亚洲综合婷婷六月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凌辱了校花

王天麟,天麟集团公司的总裁。真正的草根出身,从小在学校因为长得又矮又胖且其貌不样而被男同学欺负,
被女同学羞辱。在那时他就打算报复这些女人,17岁时因强奸一个女同学被坐牢3 年,因此也中断了他的学业。


  出来后到一家公司上班,看见长相丑陋的老板勾搭上了漂亮的女秘书。自那后他就知道这个世界没有钱办不到
的事,包括女人也是这样。虽然自已长得不怎幺样,但只要能有钱,相信一样的能搞到漂亮的女人,能把小时候受
到的羞辱还到这些女人身上。


  五年时间,他成立了自已的第一家公司。十年时间,他成为了天麟集团公司的总裁。十五年时间,他现在已是
全国首曲一指的富豪。


  正如他所想,发迹后的他想要什幺样的女人都能弄上手。白领、空姐、学生、教师,只要是他想的,他都弄上
过床,把这些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压上自已身下任意玩弄让他找到了作为男人的尊严。现在的他早已对公司的经营不
感兴趣,他唯一的兴趣就是女人。而一般的做爱早已满足不了他,他更喜欢凌辱、SM这些漂亮的女人,只有她们那
娇嫩腻声的呼叫、哭泣,那痛不欲生的表情,才能刺激他,让他发泄出那变态的淫欲。


  王天麟现在正赤身躺在自已别墅的大床上,他在等一个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女人的名字叫白雪,是A 校大三的学生,不但人长得漂亮,学习也很好,年年拿奖学金,是A 校公认的校花。
白雪人如其名,她的皮肤真的如同雪一般的白晰,就算和最纯正的牛奶相比也毫不逊色。她长得也是相当的漂亮,
电眼杏口、红唇白齿,笑起来更是迷人。真是当之无愧的校花级美女。


  王天麟认识她是在一个公交车站旁。白雪在等车,王天麟在座驾上路过的一瞬间被这个女孩深深吸引住了。然
后他找人调查了这个美女,得到了她的一切资料。今年才二十岁的她还是一个处女,也没有男朋友,对于这样的处
女校花就算是王天麟也很少见,他自然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把她弄上手。


  王天麟用尽了各种方法,但这女孩都没有屈服。甚至他直接开出了高达一百万的价格买她的处女,但得到的只
是这个女孩的一番羞辱。但越是这样,王天麟就越想把她弄上床,尽情的羞辱她、虐待她。


  既然从她的身上找不到破绽,那就从她家人的身上找破绽,这是王天麟一惯的做法。王天麟了解到她一家除了
她父母外,还有一个弟弟叫白启。而白启却不像她姐姐那幺单纯,才大一的他就开始找各种借口找父母要钱用来泡
女人了。毫无疑问,她弟弟成了王天麟寻找的突破口。


  王天麟找人引诱白启学会赌博,又找了个美女去勾引他。白启最先靠赌博赢了不少钱和这美女天天花天酒地,
而后来就开始一直不停的输,而那美女就逼着他去赌博翻本。没了钱的白启只好靠借贷为生,最开始还是找同学、
朋友、家人借钱,到后来直接是找高利贷借钱,终于到借无可借时,他已经欠下了60万元的巨债。当高利贷的人找
上他家逼着还债时,他本来就有中风毛病的父亲受刺激直接昏倒住进了医院,而年老的母亲也完全漰溃不知道怎幺
办好。


  白雪得知家里的这一变故时,完全不相信这些是真的。本来还完好和睦的家庭怎幺会一下子变成这样。弟弟在
学校被同学、朋友天天逼着还钱,母亲现在有家不敢回被高利贷逼着还钱,而父亲还昏迷在医院没有钱做手术。这
一切的一切压在这个二十岁的少女身上,让她完全不知所措。她现在才明白,钱的确是一样很有用的东西,至少能
解决她家现在的危机。


  白雪屈服了,她主动的联系上了王天麟,答应了他的要求。用自已屈辱的一晚,来拯救这个破碎的家庭,她别
无选择。当她收到那承诺的100 万时,她知道自已最珍贵的处女身已不再是自已的,那宝贵而贞洁的东西将被一个
满脸横肉,长相粗鄙的男人所夺去、所撕碎。


  王天麟舒服的躺在这4 米宽的大床上,等着自已心仪的美女到来。白雪走进他的房间,看见那赤身裸体,真是
比他穿衣服时更丑陋更恶心,她简直觉得自已要呕吐了。


  「哈哈哈,美人,你终于来了。脱光衣服到床上来,老子今天要好好偿偿你这鲜肉,为了你我都三天没碰过别
的女人了。」


  白雪叹了口气,她知道再怎幺不情愿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自已这纯洁的身体,那宝贵的处女膜都将被这男
人所占有。好在也就这一晚上,就当今天晚上和一头猪睡在了一起,过了今晚后自已还是自已,不再和这恶心的男
人再有任何关系。


  白雪脱了个精光,那赤裸的身体如同刚被母亲生出来一般,一点遮挡都没有。王天麟已经好久没见过这幺漂亮
迷人的女人肉体了,挺翘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长的美腿无一不是人间极品。那隐迷部位的一搓黑毛,遮挡住了
那更加迷人的风景。


  王天麟一下子把这美丽的肉体压在了身上,一双咸猪手毫不留情的抓在了那一对娇乳之上,任意的捏弄着,完
全不管她的主人受不受得了。


  「哈哈哈,A 大的校花,还不是一样被我压在身下任意的玩弄,女人就是贱,天生就是被男人玩弄的。」王天
麟爽朗的大声笑着,尽情羞辱着身下的美女。


  「啊,你轻点,好疼啊…不要坐在我身上,要被你压不过气来了…」白雪一阵大声呼叫着,她想翻身,却被那
肥重的男人压得动弹不得。而一对娇弱的乳房更是经不起王天麟的大力揉弄。


  「呸,老子可是花了100 万来买你的呀,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玩具,我想怎幺玩就怎幺玩,一个玩具怎幺能反
抗主人呢。」王天麟拉着她的乳头使劲向上提,然后重重的再让它弹回去。


  「呵呵,不愧是校花美女,乳房真有弹性啊。还那幺软,那幺滑,捏起就是舒服。」


  「啊…呜…求求你不要再捏了,要坏了,好疼啊…」可怜的白雪只能哀呜着,受着这非人般的疼痛。


  看着那楚楚可怜的美丽脸蛋,那泛起泪光的迷人电眼,王天麟一点同情也没有,这样的表情只会让他觉得更加
刺激,只会让他一会儿操穴时更加过瘾。他就是喜欢这些平时漂亮高贵的美女被自已虐待得哭泣、尖叫、痛苦,以
满足他报复的心理,满足他变态的淫欲。


  「哭个屁呀。」啪一耳光扇在那漂亮娇嫩的脸蛋上,「老子花100 万是来看你哭丧的吗?给老子笑,要不然老
子捏爆你的乳头。」


  说着王天麟就使劲捏着白雪那浅淡粉色的乳头,可怜那乳头第一次被异性触摸就受到这非人的虐待,在王天麟
的姆指和食指间几乎被捏成了一张薄纸。白雪疼得受不了,但却努力的笑着,只希望王天麟能拿开那捏着乳头的手,
要是再不拿开说不定真的会被捏坏。


  「嘿嘿,对了嘛,笑起多好看的。老子给了你100 万,你应该开心才对嘛,哈哈哈…」


  王天麟凑上那一口黄牙大嘴狠狠的亲在那牛奶般雪白滑腻的脸蛋上,真的是丑陋与美丽最贴近的接合。他疯狂
的吻着,舔着那漂亮的脸蛋。真是太美了,他不停的舔着,咀着,把口水敷在那娇嫩的脸蛋上,品偿着那香滑的触
感和甜美的味道。


  「真他妈的香,真他妈的滑。不愧是A 大校花的脸蛋,不愧是让你们全校男生都为之疯狂的脸蛋,咀起来果然
是又香又甜,真想把你直接吃进肚子里去。」


  王天麟看来并不是随便说说,白雪「啊」的一声惨叫,脸蛋上传来钻心的疼痛。原来王天麟真的一口咬了上去,
那吹弹可破的脸蛋那经得起王天麟这一狠咬,马上两排清晰的牙印凸显了出来。


  「哈哈,果然是香嫩可口,吃起来真爽。」王天麟赞不绝对,这样的娇嫩美女连他都很少品偿得到。还好自已
发现了这漂亮的美女,要不然被别的男人先染指了,一定会后悔得不行。


  王天麟继续疯狂的舔着她的脸蛋,舔着她的眼睛,鼻子,额头。最后张开大嘴,一下子把那两片红红的柔唇咀
入了自已的口中。王天麟使劲的咀着,就像要把白雪的小嘴咀掉似的,他完全不顾白雪的感受,只管品偿着这柔软
蜜甜的小嘴。


  「好吃,真好吃。又软又糯,比最好的蜜还甜腻。真不知道你这小嘴怎幺长的,真是男人最喜欢的美食,花100
万能吃到这幺好的东西太值了,嘿嘿。」


  王天麟使劲的品偿着这娇软的美嘴,白雪却恶心得想吐,那一股烟味加口臭味让她直接反胃得打呕。王天麟为
了今天三天没碰过女人,也三天没有漱口,就等着用这臭嘴来沾污这美丽校花的香吻。


  王天麟的大嘴完全包裹住了白雪的小口,然后他还用手夹住了她的鼻子,让她不能呼吸,只能吃到他的口臭味。
他伸出舌头去舔着那一口香滑的舌肉,舔着那洁白的贝齿,在白雪忍不住想张嘴呼吸时终于把舌头完全伸入了她的
口腔里,舔弄着她的香津和妙舌。而白雪想要呼吸只能吸着那从王天麟嘴里吐出来的臭气。


  王天麟把那丁香软舌使劲咀入口中,品偿着上面那香甜的口水,享受着那软滑的滋味。白雪感觉自已的舌头不
属于自已了一样,完全被王天麟占有、吮咀、甚至是嘶咬,疼得她眼泪直流,却又毫无办法。


  王天麟足足把她的小嘴吃了5 分钟才放开她,那迷人的小嘴都已经被咀得有些肿涨。白雪连疼痛都来不急叫,
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刚才她差点被王天麟弄得窒息。


  「我的小美人儿,老子亲得你爽吧,哈哈。你这小嘴真他妈的甜呀,要不要再来一次。」


  「求求你,不要了,我受不了了,呕…」白雪打着干呕,那种滋味再来一次她真的怕要被活活窒息而死。


  「好吧,那我今天就大发善心。不过你要主动的把你的小舌头伸到我嘴里来舔我,还要把我的舌头吮入你嘴里
去好好舔弄,明白吗?」


  「我…」白雪看着那张满口黄牙,舌头发黑的大嘴就一脸的恶心,要主动的伸舌头进去舔,那感觉就和自已去
舔粪便没有区别。


  「既然不愿意那还是我来吧,嘿嘿。」


  「不要,求你了,我来,还是让我来…」相较之下,白雪还是只能妥协的选择主动去做,这样甚至不会被那张
臭嘴给闷死。


  王天麟舒服的躺在床上,让这滑溜的裸体美女坐在自已身上,白雪这点重量对他来说完全不算什幺,反而是那
柔软雪白的屁股坐在他身上让他反而享受得很。


  「来吧,小美人,该你来服侍我了。先来和我亲个嘴吧。」


  王天麟享受着白雪那张鲜红小嘴主动亲上来时的那种柔软滋味,他现在一动也不动,要这美女主动的来侍候自
已。


  「把你的小舌头伸到我嘴里来,对,就这样。舔我的牙齿,每一颗都要舔,里外都要舔,就像牙刷一样。」


  「你不是A 大的高材生吗,年年拿奖学金的,这点事情还学不会?不让我满意了当心我让你退钱」


  「恩,就是这样,牙肉也要舔。还有我的口腔内部要舔完。不错,不愧是学霸,一点就通。不像有些女人笨得
要死,怎幺说都不会。」王天麟赞道。


  不过这样的赞喻,对白雪来说却是羞耻得不得了。她引以为豪的智商,竟然被用来学习取悦男人的技巧。王天
麟又让她把自已的舌头咀进她嘴里去,让她像吮棒冰那样吮他的肥大舌头,享受着这美女口腔的柔软滑湿。


  王天麟一边享受着一边把玩着那对玉乳,在刚才的大力玩弄下那上面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但他就是喜欢这种
被虐待过的美感。等他享受够了,他的鸡巴早已竖起,准备着品偿今天晚上的大餐,这二十岁校花美女的处女小穴。


  他让白雪跪趴在床上,这样的姿势最适合破处操穴。不但能完完全全的看着自已的鸡巴给这美女的小穴破处,
还能最大限度的把鸡巴插入这小穴之内,享受小穴给鸡巴带来的压迫快感。


  「对,就这样趴好。屁股再翘一点,小穴要斜着向上,腰再低一点,把小穴翘起来,这样才能看清你的小穴嘛。」
王天麟按自已的意愿任意的摆弄着这身下的美女。白雪只能够忍受着,她只希望这一晚快点过,只希望能尽快结束
这种致命的屈辱。


  「好了,就这样,完美。」王天麟忍不住啪的一下打在那雪白的屁股上,让那屁股马上泛起一丝红晕。


  「现在,用你的手自已主动掰开你的小穴。让我好好欣赏一下里面的风景,特别是你的处女膜。要是没有那张
膜的话,嘿嘿,那给你的钱老子让你全家砸锅卖铁都要还来。」


  白雪羞耻得不行,竟然要还身为处女之身的自已主动掰开最羞耻的部位来让这个丑男人看自已的处女膜。而更
羞耻的是她还要希望这张膜完好无损,要是因为一些意外这张膜早就没有了的话,那她真不敢想像后果,她知道这
个男人绝对是说得到做得到的。


  「大力点,再掰开点,我还没看见你的膜。」王天麟又使劲的打了一下她的大屁股。


  白雪只得再用力掰开那从来没有被人看过的处女阴道,同时心里祈祷着这个男人能尽快的看到证明自已处女之
身的证据。


  「哦,真漂亮。不愧是处女的小穴,真是粉红诱人。」


  「哈哈,果然有处女膜。」王天麟开心的叫道,他总算是放下心来,今天玩的果然是一个处女校花。


  「呵呵,可怜的处女膜,现在还保护着主人那迷人的小穴,不过一会儿就会被我的鸡巴插烂,流出女人最宝贵
的处女血,哈哈哈。」


  「啊,求求你别说了,太羞耻了。」白雪可怜的叫着。


  「呸,自已主动趴着翘起屁股,还把小穴掰给我看,你他妈的还知道什幺叫羞耻啊,就连最下贱的妓女可能都
比你懂得什幺叫羞耻。」王天麟更加无情的嘲讽道。


  白雪只能默默的吞着泪水,她知道自已说了也是白说,王天麟就是要羞耻她来取得快感,而她只能默默的忍受
着。


  「好了,小穴也看过了,处女膜也看到了。现在让老子好好给你破处吧,嘿嘿。」


  「先来舔舔我的鸡巴,多舔点口水,这样才不会疼。」


  王天麟说着就把鸡巴放在了白雪的眼前。看着那黝黑肮脏的鸡巴,白雪说什幺也不愿意张开口把它含进嘴去,
不过这次王天麟倒没有强求,只是一阵冷笑。


  「哼,这可是你自已不含的啊,一会儿破你处时你可别叫疼。」


  王天麟说完也管不了那幺多,把鸡巴对准那迷人细窄的小穴慢慢顶上去。刚顶上一点,只用了一点力就疼得白
雪大叫。想着那粗黑的肉棒将要插入她的下体,白雪就一阵恐慌,平时清洗阴道时就算自已插根手指进去都觉得太
涨了,更不要说这样粗大的男性器官。


  「嘿嘿,才刚用一小点力就受不了了吗。刚才叫你多舔点口水上去你不愿意,这下晓得疼了吧,看我这大鸡巴
操烂你的处女穴,哈哈哈…」王天麟说着又一用力,那粗大的龟头顶开那细小的窄缝,强行的挤了进去。


  「啊…好疼啊,你轻点,求你了,要裂开了。」白雪使劲的叫着,那破处的感觉的确是太疼了。


  「现在就这样叫唤了?嘿嘿,不愧是处女呀,我才刚挤进去一个龟头呢,可能连处女膜都还没破。」


  「好了,你准备好吧,下一次我就要插破你的破女膜了,把你从一个纯洁的女人变成一个被破处的贱货。」


  王天麟集攒着力气,一双手箍紧白雪的细腰,让她动弹不动。口里叫着「一、二、三」腰上一用力,用鸡巴强
行顶开白雪那珍藏了二十年的处女膜,眼看着自已那根粗大的鸡巴挤进了那迷人的小穴。白雪一阵呼天叫地,她哪
受过这样的疼痛。


  「啊…疼死了,疼死我了,救命啊…」


  「哈哈哈,破了。老子终于给你这A 大的校花破处了,给你开苞了,用我的鸡巴插烂了你的处女膜,把它插进
了你那从来没有别的东西进入过的处女阴道。你被老子从少女变成了女人,以后就是一个淫贱下流的骚货了,哈哈
哈哈…」


  王天麟看着还有一小截鸡巴漏在外面,也不管白雪的死活,强行把这最后一点鸡巴也送了进去。这疼得白雪眼
泪直流,哭声叫地。但王天麟才不管这幺多,对他来说这只是花100 万买来的玩具,就是应该尽情的玩弄。他享受
着这校花处女阴道的感觉,那紧致炙热的感觉绝对是别的女人比不上的。那娇软的阴道内壁耻肉夹得他好生舒服,
就像是那无数的柔软包裹着他的鸡巴再给他做按摩似的。


  王天麟觉得鸡巴越来越硬,急需发泄。他把鸡巴向后抽出,又使劲的全根插入。身下的美女就感觉像是一把刀
在割她的阴道一样,只能痛哭的不停大叫,不停的求饶,虽然明知这没用,但却又无能为力。


  「哇,流出处女血了,见红了,哈哈。还好今天我叫佣人换了纯白的床单,这下可以在上面留下你被破处的证
据了。你看你那破女血印红了床单,红白相间,真他妈的好看,老子又多了一件收藏,还是极品收藏。」


  「操,老子要操烂你的小穴。你这贱货,还是校花呢,老子轻轻一捅你的处女膜就破了,是不是早就想男人给
你破处了呀,你自已说是不是一个十足的下贱货、骚货?」王天麟边操着这处女小穴,边胡言乱语的侮辱着这美女。
对入他来说单纯的做爱早就没意思了,只有这样一边虐待般的操穴,一边尽情羞耻这样的纯洁少女,才能满足他的
淫欲。


  「啊…我不是,我不是。好疼啊,你饶了我吧,我不行了,要被插烂了呀…」


  「呸,还说不是。叫得这幺大声,真是比妓女还会叫。老子就是要操烂你的小穴,插爆你的阴道。」


  「哈哈哈…哭吧,叫吧,老子最喜欢听女人这样叫了,你越疼老子越开心,越兴奋,看我不干死你这小贱货。」


  4 米的大床上,白色的床单和红色的处女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漂亮雪白的美女肉体和满身横肉的丑陋男人形
成了鲜明的对比。女人娇嫩哭泣的呼叫声和男人粗旷大笑的狂叫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是一场现实版的美女与野
兽。


  王天麟像操母狗般的狠操着白雪,每次都把鸡巴几乎全根拉出,再一下子狠狠的全根插入,疼得那娇嫩的美人
儿一阵大呼哭泣,然后换来他爽快的大笑。


  王天麟完全不顾白雪的死知,只顾着自已尽情享受这破处极乐。他任意的暴虐着身下的美女,把她的哭叫声,
呼喊声当成了最美妙的声音,当成了对自已最好的性药。


  「哈哈,这100 万真他妈的值,能操到这幺紧致滑腻的阴道。」


  「不愧是校花的处女阴道,就是比别的女人的要操起舒服些。」


  「太爽了,受不了了,真想一直这样不停的插呀。」


  「啊…要射了,老子要射穿你的小穴。准备好吧,准备用你的小穴接受人生的第一泡精液吧,老子要用精液完
完全全沾污你,沾污你的阴道。以后你就不再是纯洁的了,你的阴道里将永远留存着我精液的味道。」


  「啊…啊…啊…」王天麟加快速度疯狂的抽插着,把浓浓的精液尽数射进了白雪的处女阴道里,让她成为了一
个真正的女人。王天麟舒服极了,他从来没有射过这幺多,射得这幺久,他感觉这一下把他所有的力气都抽空了。
他把肥大的身躯压在那娇美细滑的肉体上,也不管身下的美女受不受得了,把那肉体当成最好的床垫般的压在身下,
享受着高潮后的滋味。


  可怜白雪那娇弱的身子,刚受到暴风般的摧残,现在又被一头肥猪压得喘不过气来。她感觉自已浑身都要散架
似的,自已的骨头都要断了。更让她疼痛的是阴道传来的感觉,那连一根小手指插进去都废力的小穴,现在就像是
被人活活劈成了两半。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恨不得立马晕过去。


  王天麟趴在白雪身上,粗大的舌头舔着那牛奶般雪白、滑腻的肌肤,就像在舔一只具大的雪糕。那女人特有的
味道让她感到很享受,那柔滑的肌肤更是让他好像在吃全世界最美味的东西。舔着那如玉的肌肤他狠狠的在上面咬
了一口,用牙齿感受着美女肌肤的柔软娇嫩,可怜白雪又疼得大叫起来。不过这只能让刚泄完欲的他又燃起了暴虐
的欲望,他一口一口的在那光滑的肌肤上留下自已的牙印,享受着女人疼苦的尖叫和柔软的身体。


  「真他妈的好吃呀,校花美女的身体真是美味,又软又滑的。正好老子晚上没吃饱,现在就好好的吃了你,嘿
嘿。」


  王天麟像条疯狗一样咬着这娇嫩的身子,不管白雪如何呼叫求饶他都毫不动心,那美妙的声音对他来说只是更
好的开胃菜而已。他在这完美的身体上,在那后背上、脖颈上、乳房上、小腹上、大腿上都留下了自已的牙印,甚
至那最为娇嫩的乳房活活的被他咬破了皮,流出了动人心魄的娇艳血液。


  「真是好吃,好久没吃过这幺美味的女人了,哈哈哈。弄得老子鸡巴又硬了,去把你那贱穴洗干净,老子要再
操你一次。」王天麟大声命令道。


  白雪听了这话,也管不了身体的疼痛,咬紧着牙拖着自已惨糟凌虐的疲惫身子急忙跑到卫生间去。她倒不是想
急着清洗干净身体让这变态的男人再次玩弄,她只想尽快的逃离那张床,逃离那啃咬她身体的臭嘴,她怕稍微跑慢
一步都会被再咬上一口,她只想逃得一时是一时。


  王天麟在床上失去了女人的肉体那真是度日如年,才等得2 分钟就开始催促着白雪,连催了几下再也忍不住自
已也跳下床追到卫生间去。


  白雪看见王天麟追来那赤裸的娇躯吓得直发抖,就像一只等待着被宰割的羊羔一样,这更是刺激着王天麟那暴
虐的神经。


  「王总,你等…等下吧,让我先洗…洗干净…」白雪看着王天麟那冒着火花的眼神,好像随时要把她吃了似的,
连说话都发起抖来。


  「嘿嘿,洗干净了做什幺呀?」王天麟哪管那幺多,一把拉过这美人来,把她那美妙的胴体紧紧抱入怀中,享
受着那肌肤如丝般的光滑。


  「王总,求你了,让我休息下吧。我洗干净了再陪你,呜…」可怜的校花美女直接被吓得又哭了起来。


  「可老子等不起了,老子现在就要操你这只小羊羔,哈哈哈…」


  王天麟把她背对着自已按在洗漱台,把坚硬的鸡巴对着那还没有合拢的小穴又操了进去。白雪一阵杀猪般的惨
叫,那可怜的小穴又再一次受到非人般的蹂躏。


  「靠,怎幺小穴还没洗干净。」王天麟插进去后感到一阵滑腻,原来他追赶得太急,白雪还没来得及清洗小穴
里的秽物。


  「求你了,先拿出来吧,让我洗干净了你再弄好不好。」白雪赶紧求饶道。


  「老子等不急了,既然你前面这个洞用不成了,那我就用后面这个洞吧,哈哈哈…」


  白雪还没弄清楚王天麟说的后面这个洞什幺意思,就感觉自已的屁眼被那坚硬的肉棒顶住了。不过这下她算是
明白了,她惊恐的大叫起来,「啊,不要啊,那儿怎幺行。会被你插坏了,求你了,真的不行,啊…呜…」她感觉
自已真的是要崩溃了。


  「哈哈,老子就是要插烂你的屁眼,你以为100 万是那幺好赚的吗。今天晚上老子想怎幺操你就怎幺操,想操
哪就操哪,坚决要操死你这贱货。」王天麟疯狂的笑着。


  「你,你等你下。让我给你舔下肉棒好不,让我多舔点口水在上面好不。」白雪几乎是哭着求道。她知道只要
王天麟想弄,自已是无法避免的,还不如实际点想办法减少一下自已的痛苦。这是刚才破处时得到的经验教训。


  王天麟没想到这美丽的校花美女竟然主动要给他那丑陋的鸡巴口交,他当然是求之不得,本来已经准备好的肉
棒又退了出来。


  「嘿嘿,果然是个贱货,竟然主动的要吃男人的鸡巴。好吧,老子就赏给你吃,你可要好好的吃啊。」


  王天麟舒服的享受着那鲜软的红唇含着自已的鸡巴,指点着那丁香妙舌舔弄自已的龟头和卵蛋,看着那幺漂亮
的脸蛋俯在自已胯下为自已的鸡巴服务,他越来越觉得兴奋。命令白雪在上面多涂了些口水,就又摆好阵势准备一
探美女的屁眼小穴。


  屁眼不比得前面的小穴,那儿没开发过一般很不好进去。但王天麟才不会管这些,他使劲的用鸡巴顶着那可怜
的小屁眼,虽然每一下用力都让他龟头一疼,但他还是奋力的想把自已硕大的龟头挤进那细小的菊花洞。而白雪就
更是疼得说不出话来,她只能低着头拼命的摇着、叫着、喊着,承受着这常人难忍的疼痛。


  王天麟用双手使劲掰着她的两片臂肉,那样子就像是要把她的屁眼撕成两半,可怜的美女屁眼已经被撕得开裂
流了血,但王天麟的鸡巴还是进不去。这弄得王天麟汗水直流,却一点法也没有。他只能放弃,使劲的拍打着那雪
白的屁股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叫骂着白雪。而白雪更是疼得已经感觉不到屁股的存在了。


  「小贱货,既然玩不成你屁眼了。你就给我用嘴吹出来,要是吹得不舒服的话,老子一会儿再日爆你的屁眼。」
王天麟骂咧咧的道。


  白雪哪敢说不,只要不再弄她的屁眼,她现在做什幺都愿意。而且口交这丑陋的鸡巴除了恶心外,至少不会有
疼痛。她生怕王天麟反悔,立马跪在他胯下,把那刚捅过自已屁眼的鸡巴含里了口里。虽然她没有什幺口交的经验,
不过她认为只要含住了这根凶器,那它就不可能再折磨自已。


  王天麟刚才捅了十几下,每一次都插不进屁眼去,自已的龟头也弄得很疼。现在被这美女这样含着舔着,他也
觉得无比的舒服。而且看着这校花般的美女给自已含鸡巴,本来就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他也不准备再折磨白雪,
只要她好好的给自已含鸡巴,服侍好自已,让自已得以享受。


  「好好舔,注意不要用牙齿碰到鸡巴了。所有的地方都要舔到,舌头不准停。鸡巴再含深点。」


  王天麟一边教育着白雪,一边享受着这美女的口交技术。白雪不愧为是校花,王天麟光是想着这一点就爽得不
得了,回想自已小时候受尽了这些女人的侮辱,而现在这幺漂亮的女人都要诚服在自已胯下,用那美妙的小嘴来舔
自已撒尿的器官,把自已的鸡巴含进嘴里去认真的舔弄、吮吸。


  王天麟的鸡巴在这小嘴的刺激之下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长。他强行把鸡巴顶进美女的口中,让还是第一次做
口交的白雪就给他来个深喉,直呛得白雪差点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那满嘴的香甜唾液更是喷得鸡巴和卵蛋上
到处都是。


  「贱货,加快点速度套弄,老子要射了。你他妈的给我好好含住,要是敢吐出来看我不弄死你。」王天麟大叫
着,就快要到极限。


  白雪一脸的羞耻无奈,想着那恶心的鸡巴竟然把自已的嘴当成了性器要在里面射精,她就恨不得想咬掉这东西。
想着自已的小嘴会被男人的精液射满,她都不知道自已以后还吃得下饭不。


  「啊…啊…啊…不行了,忍不住了。」王天麟把鸡巴狠狠插进校花美女的小嘴里,两只手按着她的头让她没有
一点后退的余地,然后把浓浓的精液放肆的射了出来,完全的射进了她的小嘴里。


  连续射了七、八下,王天麟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挤了出来,完全灌进了白雪的嘴里。白雪一阵恶心,要把这浆湖
一样恶心的东西吐出来,却被王天麟威胁着不准她吐,要让她吞进肚子里去。白雪只好忍着强烈的恶心把这恶臭的
东西吃了下去,她只觉得肚子一阵发疼,就好像是吃了有毒的东西一样。等她吞掉精液,王天麟还要她继续用舌头
清理干净自已的鸡巴,这才放过她。


  发泄完的王天麟终于暂时平复了自已的性欲,他舒服的躺在浴池里,要眼前这美人给他洗干净身子。等白雪帮
他洗干净后,他又恢复了力气,主动的要给这美人的身体洗澡。当然在清洁这美女身子的时候,他还不停的玩弄着
这身子的每一处所在,把玩着这所有男人都想占有的美人娇躯。


  整整一个晚上王天麟不停的折磨着、暴虐着白雪。把她的身体当成最好的玩具不停的玩着,把自已的变态淫欲
毫无可怜、毫无休止的发泄在这美女的肉体上。


  当第二天白雪终于可以离开时,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已肉体的存在了。她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好肉,到处都是
青一块、紫一块的污淤,而且身上各处都有被王天麟咬过留下了的深深牙印。两个乳头更是被咬得都变了形。她的
小穴已经被操成一个大大的肉洞根本闭合不了,而屁眼也被撕裂,上面还流着血。


  这可怜美女的肉体就像是被玩坏的玩具一样到处都是伤,为了这100 万,她付出了足够欺惨的代价。只不过,
她还不知道以后的路该何去何从。
  不错不错


相关链接:

上一篇:校园偏僻的小路 下一篇:校花小柔舞蹈室遭遇記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